• 当前位置:
  • 张安新闻网
  • >
  • 教育
  • >
  • 永乐国 - 1975年邓小平领导全面整顿,曾转告胡耀邦少在群众中讲话
永乐国 - 1975年邓小平领导全面整顿,曾转告胡耀邦少在群众中讲话
2020-01-11 16:38:46
张安新闻网 张安新闻网

永乐国 - 1975年邓小平领导全面整顿,曾转告胡耀邦少在群众中讲话

永乐国,温/张叔

1975年初,邓小平在1973年复出后,在毛泽东、周恩来等的支持下,克服重重困难,带领铁路、钢铁、国防科技、军队、工业、农业、文学艺术、教育、党组织等各方面进行了大革命,声势浩大。1975年的全面改组是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党和人民反对“左”倾错误和“四人帮”的一次重大斗争。它不仅有效地加速了“文化大革命”接近尾声的历史进程,而且为新时期的整顿和改革开放做了更直接的准备。历史学家称赞它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二个伟大转折点的前奏。邓小平后来回忆起这段历史,说:“事实上,从1974年到1975年,我们已经试验过改革。”"混乱的恢复始于1975年。"至于重组成效显著的重要原因,邓小平在1991年8月20日与江泽民、杨尚坤、李鹏谈及发现和利用人才的重要性时说:“只有一个人能做大事,没有人才什么也做不了。1975年,当我负责重组并雇用了一些人才时,我成功地重组了几个领域的工作。情况完全不同。”

邓小平提到,他在1975年动用了几个人才,包括时任中国科学院核心小组副组长胡耀邦(除了胡耀邦,还有时任铁道部长的万里、国防科委主任张爱平、国务院政治研究室主任胡乔木、周荣欣等。)。1975年7月,邓小平指示“改组中国科学院,加强领导”。刚刚完成第四堂中央学习课的胡耀邦被派往中国科学院,加入中国科学院党的核心小组。胡耀邦被送到科学院进行领导整风。这是邓小平、叶剑英等人深思熟虑的决定。当时,中国科学院在“叛军”的控制下已经千疮百孔。“文化大革命”前,178个研究所中只有30多个,高级研究员不到40人。大多数各级领导干部都被贴上了“走资派”的标签,在遭受残酷折磨后被“边缘化”。许多科技人员被贴上了“资产阶级知识分子”的标签。科研和各种事业都停止了,大部分机构和研究所都是由“四人帮”控制的。

如何开展整改工作?当胡耀邦在中国科学院工作之初接见他时,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华国锋传达了邓小平的指示:重组的关键是领导。重组后,应该建立一个“敢”字的强有力的领导。在安定团结的前提下,坚决打击派性,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和各部门的业务。中科院要求胡耀邦在三个月内完成三项任务:一是了解情况,调查研究后尽快向中央和国务院报告;二是为科学院制定发展计划。三是向中央提出科学院核心小组名单。

胡耀邦7月22日抵达科学院后,邓小平仍不时提出指导意见。8月12日,在听胡耀邦的报告时,他强调“学院自身的问题应该首先集中,派性问题应该集中”和“团队问题也应该存在”。8月27日,他对胡耀邦说:要动员群众,不管是派性还是计划性,群众都很容易站起来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我们可以先执行政策,然后在团队中做好工作。我们应该选那些知识渊博、精力充沛、有能力组织科技工作的人。考虑到当时复杂的政治形势,邓小平也多次提醒胡耀邦:科学院是一个有争议的单位,所以每一个字都不能轻易说出来,无论你说什么,你都应该仔细思考,小心谨慎,更加稳定。

胡耀邦积极贯彻邓小平全面整顿的方针,与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李昌、王光伟一起,开始筹建学院领导班子。他们坚决取消了“无表决权的常委”中央政府已将国防科委的王平和刘华清调到中国科学院,参加负责政治和业务工作的核心小组。后来,加入了原来在科学院工作的吴恒、凯希、虞雯和秦李生。10月,中共中央正式批准了中国科学院核心小组的组成,郭沫若为组长,胡耀邦为第一副组长,李昌、王光伟、吴恒为副组长。科学院领导的核心已经基本解决。

◆1982年12月20日,在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十一届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,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和邓小平亲自向他们表示祝贺。

胡耀邦也明确反对党,坚决执行知识分子和干部政策,大力支持科技人员。经过大量工作,科学院在4个月内为800多人实施了政策。与此同时,他急忙纠正自己的想法。胡耀邦尖锐地指出:“科学院是科学院,不是生产研究院、教育研究院、白菜研究院和马铃薯研究院,而是从事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科学院。”“如果不能进行科学研究,那不仅是一个错误,而且是一种犯罪。......商务台风要吹了!”“八级台风不好,但是十二级台风...只有那些对科学研究感到焦虑的人才能有党性和爱国主义。”“科学研究者通过结合现实进行科学研究”,而不必去工厂和村庄。胡耀邦还强调:“白人专家”是什么?知识分子在科学上取得了成就。没有派性,就有学习的空间,而不是争夺政府职位、权力、名誉和利润。搞派性的人是白人,但不是专门的。

在此期间,胡耀邦以其主要精力主持了《科技工作若干问题(报告纲要)》的起草工作。

《报告纲要》首先由胡耀邦提出,李昌、王光伟、胡凯希等人分别起草。根据胡耀邦的观点,吴铭宇和罗微随后被用作合成文本的助手。最后,胡耀邦逐字检查并批准了。7月20日至8月11日,初稿题为“科技工作若干问题(讨论稿)”。经过广泛协商,对其进行了修订,并于8月15日印发了“第二份讨论草案”。再次征求意见后,于8月17日修订为第三稿,由胡耀邦、李昌、王光伟共同提交给邓小平。《报告纲要》明确指出,新中国成立以来,科技战线取得了重大成就,绝大多数科技人员素质较好,做了大量工作。文件还指出,“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。科学研究应该继续下去,推动生产。”

胡耀邦为《报告纲要》投入了大量精力。在8月17日给邓小平的信中,他说:“报告纲要”已经修改过多次,“有些地方吸收了参加讨论的100多位同志的好意见”“这个月我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份文件上,用一句老话来说,我为此奋斗了一段时间。”信中还说,“根据你的建议,草案中有几个要点已经得到了纠正,...我希望收到你的进一步更正,带着渴望的心情和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。”

邓小平非常重视报告的大纲。9月3日,在谈到《报告纲要》时,他说:“这份文件不仅对科学,而且对所有文化和教育部门都很重要。在起草报告大纲的过程中,他提出了许多意见。根据对《报告大纲》等文件的讨论和修改,时任国务院政治研究室主任之一的于光远回忆道:“报告大纲(Report Outline)写了很长时间,修改最多。邓小平也特别注意这份文件,花了很多时间,谈了很多具体意见。邓小平显然希望这将成为铁路、钢铁等行业全面整顿的又一个突破口,并将斗争的边缘扩大到“四人帮”直接控制的文化教育领域。"

8月12日,报告大纲初稿写完第二天,邓小平听取了胡耀邦的报告。在阅读和讲话时,胡耀邦赞赏地说“这很好”,并说:“科技工作非常重要。这是第一次,时间可能会更长。”

在阅读了胡耀邦等人8月17日提交的报告大纲第三稿后,8月26日,邓小平拜访了时任国务院政治研究室主任胡乔木,讨论报告大纲的修订问题。邓小平说:姚邦和李昌的草案涉及太多问题,不必要的尖锐和不稳定。这份文件非常重要。我们应该加强思想内容,使之更有意义。但是不要太尖锐。真理必须坚持,不能被打败。邓小平还告诉胡乔木让胡耀邦和李畅在人群中少说话。当大纲经国务院修改和批准,并经毛主席批准时,让大纲为自己说话,让群众在讨论大纲时为自己说话。邓小平任命胡乔木亲自修改报告大纲。8月27日,他又找到了胡耀邦,并告诉胡耀邦:“大纲应该缩短,原则应该保留,棱角应该磨掉,文字应该流畅,修改应该由凉亭完成,你应该快点。”9月2日,胡乔木拿出自己撰写的修订稿,即《报告纲要》第四稿,更名为《科学院工作报告纲要》,并提交国务院审议。

9月26日,邓小平主持国务院会议,听取了科学院的报告,讨论了《科学院工作报告纲要》。胡耀邦首先报告了文件的起草情况。在报告中,邓小平多次插话。当胡耀邦报告科技人员生活中存在实际困难时,邓小平说这不是一个普遍问题。高级人员的房屋被占用和维修。当胡耀邦谈到“辫子”时,邓小平笑着说,辫子也比我强一点。我说我是一个扎着许多辫子的维吾尔族女孩。有时候我说错了什么,做错了什么。邓小平鼓励胡耀邦等人树立信心,相信大多数人。他说对你不满意的人很少,95%的人想改变现状。相信这一点,最后是99%以上。

报道结束后,邓小平发表了重要讲话。他同意《报告纲要》中提出的观点和加强科学研究的各种措施。他强调科学研究是一件大事。"科学技术叫做生产力,科技人员就是劳动者!"会议原则上批准了报告的大纲。会后,胡乔木等人根据邓小平的指示,于9月28日修改了第五稿。以胡耀邦、李昌和王光伟的名义报道,并从邓小平调到毛泽东。

◆胡耀邦和邓小平在一起。

报告大纲提交给毛泽东后,毛泽东在评论中说,他不记得他在哪里说过“科学技术是生产力”。10月24日,毛泽东将《报告大纲》交还给邓小平。在毛泽东对《报告大纲》不满的同时,触发点是毛泽东侄子毛远欣向毛泽东的报告以及邓小平将清华大学、刘兵等的信件转给毛泽东。反映了迟群。1975年11月,“批判邓,反对右翼翻案倾向”运动开始,全面整顿被迫停止。邓小平和胡耀邦受到批评,很快就停止了工作。胡耀邦主持起草了被称为“三大毒草”之一的《科技工作若干问题(报告纲要)》(另外两个是《全党全国工作总纲要》和《关于加快工业发展的若干问题》),受到了全面批评。

尽管如此,领导整体重组的邓小平和领导科学院重组的胡耀邦,通过他们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和奋斗的勇气,长期影响、启发和影响着人们。在九个月的领导巩固过程中,邓小平一再要求“敢于坚持党的原则,勇于不怕被推翻,敢于负责,敢于斗争的人要被吸收进领导班子”和“敢于把话放在首位”。他自己带头在不同场合说了很多次:维吾尔族女孩有很多辫子,但我不怕被抓辫子。“不外乎被推翻,被推翻就是推翻我”,“万张海报不怕”。胡耀邦在主持中国科学院重组的120天里,参观了30多个研究所,发表了40多次动员讲话。根据他的秘书梁金泉的记忆,胡经常吃一个冷馒头,中午喝一点水,在沙发上坐一会儿,看报纸,休息一下,然后去上班。每天都是这样,他甚至不关心自己的胃痛。正是这种精神影响使得“邓小平”不可能得到科学院的批准。许多英雄出现在1976年的第四个五年运动中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中国科学院甚至带头整顿。

这篇文章最初是为《党史拓宽》一书而写的

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
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起诉

请注意更多精彩的内容

党史广播微信公众号:党史博才

韦德国际手机app下载

Copyright 2018-2019 htk56d.com 张安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